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過年吃餃子,年年如此,年年吃。雖然餃子的形狀沒有多大的改變,滋味兒卻年年不同,大不一樣。這不只是餃子餡兒的不同,現在生活好了,要吃啥餡兒都有,不論菜餡兒還是肉餡兒;調料又是那麼的全,想吃啥味兒都行。但我覺得還是缺點兒什麼。到底缺啥呢? 每當吃餃子的時候,我都會不自覺地回想自己小時候,每年正月初一早飯是那麼的好,吃的是哪麼香,那麼飽。那是因為吃的餃子,盼了一年才吃到嘴裡的餃子。那時候,每年春節每人供應二斤白面,平常是見不到的。所以每年我們只能吃上這一頓餃子。剩下的白面,是來招待客人的,就沒我們兄弟姐妹的事了。 吃罷年三十的晚飯,我最大的事就是盼著大人們包餃子,那時我家人口多,十來口人,早早的姐姐們就開始洗白菜,切餡兒,大約要七八顆大白菜,當時父母要把在家的兩個姐姐五個弟弟填飽肚子,是多麼的不容易,一個個都是填不滿的嘴,吃不飽的肚子。把餡兒切好後,再擰乾白菜中的水,拌餡兒都是父親的,那時也沒什麼調料,除去平常用的五香粉,鹽,醬油外,又多了兩樣,一是豆豉,二是面醬。當時我最愛聞豆豉和面醬的味了,趴在火炕上,一邊兒擺餃子,一邊兒聞著那味兒道,就別提想著吃的事了,更別提要是肉餡兒該有多好了。 過去想的,現在都有了,隨時隨地都能吃到,但總覺得沒有白菜餡兒拌上豆豉和面醬的那滋味兒,人哪,真怪,好像是缺了追求,生活就缺了滋味兒。